洛阳环宇商标注册事务所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商标代理

联系我们

联系人:钟先生
电话:0379-6538985
邮箱:service@langlong-led.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地名商标第二含义的判断

编辑:洛阳环宇商标注册事务所  时间:2013/02/27  字号:
摘要:地名商标第二含义的判断

    限制地名商标注册是国际商标法领域的通行做法,但现今许多国家已通过“第二含义”理论对地名商标注册有条件地承认和保护。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应借鉴国际通行模式,明确对已获得“第二含义”的商标予以注册和保护,修改《商标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并在《商标审查标准》中补充“第二含义”的指导性判断要素。

    引言

    地名商标是指将行政区划的地理名称或其他地理区域的名称、历史地名作为文字商标的内容或主要内容进行使用并按法定程序登记注册的商标。地名具有区分不同地域的作用,商标具有区分不同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若地名用作商标名称则两者的区分作用混合,会直接影响消费者的判断。为了避免两者的冲突,地名禁用原则成为商标法领域的国际惯例。我国对地名作为商标同样有禁止性规定,我国《商标法》第10条第2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由此可知,我国对地名商标采取了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即禁止将处于公有领域的地名作为商标使用,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参照各国立法可知,各国通行的做法是限制地名商标的注册,而不是一概加以禁止。体现在许多国家已通过第二含义理论对地名商标注册有条件的承认和保护。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应借鉴国际通行模式,以是否取得第二含义确立商标显著性,来判断地名商标的可注册性。因此,在地名商标中,确定一些有关“第二含义”的指导性判断要素尤为重要。故本文综合论述商标“第二含义”理论的立法现状及我国地名商标的现行规定,旨在探讨地名商标的“第二含义”的判定要素,为地名商标的合理注册提供相应的理论依据。

    一、商标“第二含义”理论的立法现状

    “第二含义”理论起源于美国,在美国《商标法》上是指“一个地名或一个说明性词汇,在某企业生产的商品上作为商标使用一段时间后,产生了除其原义之外的新含义,用户看到这个词,就会自然地把它和某商品联系起来,于是它作为商标就具有了识别性。” “第二含义”理论现今已经被世界许多国家所接受,体现在各国商标法与有关国际公约中。如日本《商标法》第3条第1款规定了缺乏显著特征的叙述性标志不能获准注册,但第2款又规定,“但由于使用,能使消费者识别出是与业务有关的商品,尽管有上述规定,仍可取得商标注册。”德国《商标和其他标志保护法(商标法)》第4条规定:“通过在商业过程中使用,一个标志在相关商业范围内获得作为商标的第二含义”,(第8条)“在注册日之前,随商标的使用,如果该商标在相关商业范围内成为在其申请的商品或服务上的区别性标志”,就可以获得注册。另外,法国等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及欧共体商标法,均允许叙述性词汇、商品或服务的常用甚至通用名称通过使用取得显著性。TRIPS协议第15条第1款也有相关规定:“即使有的标记本来不能区分有关商品或服务,成员也可依据其经过使用而获得的识别性,确认其可否注册。” 这是国际公约中对“第二含义”理论的承认。

    我国《商标法》第11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  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从本条第2款可见,在我国商标法律制度中,经过使用而取得显著特征的标记可获准商标注册,也即我国《商标法》中对“第二含义”商标予以保护。这一规定不仅适合我国商标实践的需要,而且也跟大多数国家的规定相一致。

    二、地名商标的现行规定

    对地名能否作为商标获得注册,我国商标立法从1993年就做出了规范。1993年《商标法》第8条第2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2001年10月27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第二次修改《商标法》时,保留该款规定,稍作补充,构成《商标法》第10条第2款。这奠定了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关于地名商标采用了限制注册原则。2005年12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布的《商标审查标准》在第一部分之十一规定了“含有地名的商标的审查”,对地名商标的注册和使用的相关问题做出了具体规范。综合这些规定,在我国地名可以作为商标注册一般有下列情形:

    (1)县级以下行政区划的称谓和其他地理区域的名称,包括乡镇、街道、胡同、山川河流等地名,经国家商标总局核准均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2)地名作为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注册。我国现行商标法允许将地理标志注册为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试图通过商标法来保护地理标志(《商标法》第16条),但是这类商标却不可避免地将地名作为其组成部分,如金华火腿、宁夏枸杞等,又产生了大量的地名商标。

    (3)县级以上行政区划和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在两种情况下可以获得商标法律保护:①地名已经作为商标获得注册;②地名具有其他含义。 地名具有多种含义,地名本身的含义并不突出,如凤凰,既可以作为地名使用,同是又是传说中的一种神鸟,所以可以作为商标来注册使用。

    由此可见,我国《商标法》中对地名注册为商标主要考虑以下因素:行政区划的级别或公众知晓的程度、是否有其他含义、是否已经注册等,但在商标法律实践中,我国也认可适用“第二含义”标准。即经过长期使用,产生了地名含义以外的、具有标示商品或者服务特定来源功能的地名,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地名经长期使用后,已被消费者所熟知,可以区别不同的商品和服务,具有了商标显著性的特征,即地名使用后获得显著性,产生了第二含义。如“青岛”啤酒、“泸州”老窖等,这就是通过使用使地名获得显著性的明显例子,通过使用使本来没有显著性的商标获得显著性从而可以注册。

    让我们再来审视国际上的做法。法国《知识产权法典》第711-2和711-3条、德国《商标和其他标志保护法(商标法)》第8条、日本《商标法》第3条和第4条、英国《商标法》第3条等国家的商标法对地名商标注册都有基本相同的规定。对地名商标的审查采取大体相同的标准,即是否具有显著性及是否具有欺骗性。关于地名商标的显著性,各国商标法一般都规定,仅表示商品产地的标志不具有显著性,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如果经过使用,该地名商标获得显著性,则可以作为商标注册。关于是否具有欺骗性,各国商标法一般都规定,具有欺骗性(包括地理来源上欺骗性)的商标不能注册,也不能通过使用获得显著性而注册。 可见,国际通行的做法是承认地名商标可以通过第二含义理论(获得显著性)得以注册和保护。

上一条:商标注册无效制度 下一条:论拼音商标的缺陷